云顶娱乐官网下载
云顶国际官方网站-云顶娱乐官网下载
取消
N故事寓言
您所在的位置是: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> 故事寓言 >
N故事寓言
您所在的位置是: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> 故事寓言 >

幽默故事之自己坑自己,幽默故事之才陈买了辆二手车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08:59    浏览次数 :

胖子老刘挖煤发了财,在县城郊区圈地建房,美女相随豪车出入,家里富的流油。于是,一掷百万买了条藏獒看家。他白天把狗锁在屋内,晚上放开来护院。 一天早上,老刘家的保姆起床买菜,未把院门关紧。碰巧,晨练的小张刚跑到他家附近,天就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。小张百米冲刺般跑到老刘大门屋檐下避雨,在原地踏步、伸胳膊、蹬腿,院内藏獒认为是小偷,冷不叮冲出来扑向小张嘶咬,小张未及防备,一下就被体型硕大的藏獒扑倒在地,手臂被撕下一块肉。小张惊呼:“救命啦。” 呼叫被雨声吞没。正在这危急关头,赶去工地校模板的王师傅骑摩托车湿淋淋地冲到屋檐,见黑熊似地狗在咬人,急忙抽出车尾钢扦对准狗头一顿猛砸。顿时,狗的脑袋砸开了花。再说,老刘在床上隐隐约约听到藏獒绝望的哀嚎,衣服未穿齐,赶紧跑出来,见心爱的藏獒躺在血泊中,大怒道:“谁打死了我的藏獒?妈的,赔老子五百万。” 于是,仨人拉拉扯扯来到派出所,民警把小张先送到医院救治,然后录完口供,建议他们上法院解决。原来,老刘在网上加入了獒友会,并把心爱的藏獒照片及喂养体会和藏獒的特性发到网上,与獒友们交流。有位獒友听说老刘的藏獒怀孕了,愿出五百万购买,并已汇二百万定金。商定今天来县城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藏獒。如今,老刘交不出藏獒,不仅要把收到的二百万吐出来,而且还要再赔对方三百万,可畏损失惨重。王师傅头皮发麻了,本来是做好事,不仅没有回报,反而惹下官司,我的娘呀,五百万倾家荡产也赔不起。王师傅急的团团转,这下死定了,他垂头丧气回到家躺在床上唉声叹气。老婆说:“不就是打死一条狗吗,至于急成这样,我们农村狗多的是,赔他一条就是。”“你懂个屁,我打死的是藏獒,价值几百万。”“哦,原来是条西藏狗。我们村拣破烂的徐老头还拣到条德国狗呢,听说这几天要下崽了,赶明儿去讨一条来,进口狗肯定比西藏狗贵。”“真是没文化,不晓得个卵。”王师傅骂了句,扯过被子捂住双耳懒的理她。 择日,法院开庭,双方律师唇枪舌战。原告认为这是一起财产损害案,藏獒伤人理应由刘老板支付所有医疗费及精神损害费。而被告打死藏獒也应等价赔偿。被告认为人的生命高于一切,当时情况危急,如不打死藏獒,小张就有可能被咬死。刘老板对藏獒疏于管理,导致藏獒伤人,打死它顺应民意,王师傅见义勇为的行为理应赞扬,而不是赔款。原告辩称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,王师傅侵害了老刘的财产,虽说无意,也应照价赔偿。否则,原告将无端损失五百万。这笔款是一般家庭一辈子都无法积蓄的财富。被告则说,按照这个逻辑,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到藏獒把小张咬死?然后再由老刘赔小张父母几十万了事。难道人还不如狗?那么,今后我们驾车上街,宁愿压死人也不能压死宠物狗…… 最后,法官宣判:“原告负责小张的医疗费用。原告的请求不予支持。” 老刘不服判决,上诉中院。小张来到王师傅家感恩。他刚接近王师傅家院落,屋内便冲出一大群狗,对他狂吠。小张吓的倒退三步,真是一遭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王师母站在屋檐下喝住狗,把小张迎进屋。小张说:“你家养那么多狗干吗?”王师母答:“还不是想挑一条值钱的抵刘老板的西藏狗,我这几天都急疯了,到处找狗。”“你这是一般的土狗,跟藏獒没法比。”“不对,小鬼,现在土东西比洋东西贵,你看市场上都是土鸡、土猪值钱,我这些狗里面有条山上抱回来的野狗特别凶猛,喜欢吃荤,经常咬死鸡、鸭,还咬人呢,看家护院一等一。”小张脑子里灵光一闪,何不把王师傅的这些狗拍成照片发到网上叫卖,说不定还真有值钱的狗。小张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师傅,得到赞同。于是,小张借来相机,把王师傅家的狗拍成照片传到网上。果不其然,询价的络绎不绝,其中那条野狗系狼与狗的杂交品种,售价高达百万。

一身农村打扮的大伯进了县城,走进一家手机专卖店,店中除了他,再没有其他的顾客。 店老板是一位漂亮的少妇,今天她终于盼来了一个顾客,她见大伯走进店中,顺序细心观看柜台里的手机。于是,她起身热情地问道:“大伯,您想买什么样的手机?” 大伯笑道:“我想买好点的手机,不知这些手机卖多少钱一斤。” 店主一听,惊奇的问道:“大伯您刚才问什么?” “你的店中手机不少,让人看了眼花缭乱,不知这些手机买多少钱一斤?” 她一听,心中窃喜,心想:今天碰上了一个大傻瓜,问手机的价钱也不会,手机哪有按斤两卖的? 她立马来到大伯的跟前,心里盘算着:自己的店中最便宜的手机最便宜的卖一百多元,最贵的售价四千多元,如果按买主的意思卖手机,按重量算钱的话,一些较重的手机能卖个好价钱,眼前的这位乡下大傻瓜,不一定知道那是高档手机,自然就不会选中高档手机了。为了避免与卖主讨价还价,伸出右手,在大伯的眼前亮出五个手指,说:“一口价,五千元一斤,随你挑。”大伯选择一部高档超薄的手机,要店主拿出来让他看看,店主拿手机时说:“这部手机太轻,不是好手机,你就选这些厚重的手机吧。” 大伯从店主手中接过手机,仔细地看了看,用手掂了掂重量,说:“就选这部手机,你的店中没有秤,你就到店外面去称一下,看看有多重。”店老板强调说:“这不是好手机,不重,你应该挑选体积大、铁壳、超重的手机,掉在地上不会摔坏的。” “你真把我当成了乡下傻瓜了?虽然我不识字,但是识货,因为我见过许许多多的手机,打听到笨重的手机不是好手机,好手机壳薄,轻巧。再说,买手机是用来打电话,拍照,拍录像,上网,不是用摔的。你明白吗?” 店老板一听大伯的话,肺快要气炸了。 店老板走出店外,来到一位卖菜的大婶面前,将手机放入对方的秤盘中,说:“大婶,劳驾您一下,称一称这手机有多重。” 大婶转身一看,见是手机店的老板,便说:“你这位老板真有意思,我们卖菜的用秤,是按斤两算钱,难道你卖手机用秤称,也按斤两算钱?” “对!这手机要五千元一斤,真不便宜。”大伯抢过话头说。 大婶过秤后说:“不足二两。这不会是闹着玩的吧?” “不是闹着玩的。”大伯说,伸手将手机抢在手里,转身向店门走去。 “大伯,我刚才是说着玩的,我们店中的每部手机都有价钱,不用过秤,你手里拿的是4千多元一部手机,要是过秤,那得两万多元一斤,五千元一斤的手机,只能是一般的手机。” “你哪些铁壳,超重的手机,都是翻新的,根本不值五千元一斤。我是捡废品的,超重的废品就不值钱。今天,我也不还价,就按五千元一斤,这不足二两重的手机,就按二两计算,一千元。”说完,就要掏钱。 店老板着急地说:“大伯,这手机按五千元一斤卖,亏血本了。您就买这一百多元,或是二百多元一部的手机,划算!”说完就要抢手机 “我是诚心买,你是诚心卖,怎么会是说着玩的?是你说的价钱,你不能不讲诚信?今天我就买这部手机。你要我买便宜的手机,买回去用不上三天,就坏了,划算吗?你想坑我,事先不跟我商量?没门!今天不是我坑你,是你自己坑自己。我现在给你一千元钱,你仔细检验一下,看有没有假钱。”

老陈去年沙糖桔丰收了,着实赚了一笔。他口袋一有钱,就买了一辆二手车。老陈有了车,开心得连走路也扭上几扭。他领了驾驶证以来,都一年多了还没有摸过方向盘。他找了个好日子,叫上张扬,一齐潇洒的开一回,威风威风。 张扬觉得老陈买二手车太不值了。在张扬的眼里,凡是二手的东西都是劣品,是垃圾。“你想想呀,要是好东西,人家会舍得卖掉?” 但老陈可不是这样认为,只要自己觉得是物有所值的,何必计较二手三手的。他说:“才两万元呢。” 张扬见到了这辆七座的二手面包车,看上也算新净。价钱这么便宜?他有点不大相信:“有这么大的蛤蟆在街上跳?不会被人家忽悠了,车子是翻新过的吧?” “忽悠你个头。它是从我表弟的舅子的大表兄他那里买的,都是亲戚,骗你都不会骗我。人家大把身家,都换几十万的小轿车了。” 虽然这都拐好几个弯的亲戚了,总算比陌生人好。 “老陈,咱别说那么多了,上车,我来开。”张扬欲打开车门。 “哈,你想都不要想,我还没有过把瘾呢。你乖乖地上车给我坐着。” 车子歪歪扭扭的在乡道上奔着。老陈越开越顺手,乐得吹起口哨。张扬不耐烦了:“吹什么吹,难听死了,不如放首歌听听。” “也好。”老陈把车停了下来。摆弄了半天,也放不出一个。他挠挠头:“咦,怎么没声?张扬,按哪里呢?” 张扬俯过身去,使劲拍了两巴掌,也是不行。他哈哈的笑了起来:“二手车就是这样‘二’的了,你还是吹口哨吧。” 老陈有点不乐了:“回去之后,让李财看看该怎么弄。” 经过几场春雨的冲洒,乡道路面也有点坑坑洼洼。车子摇摇晃晃的,人坐在里面倒也很舒服。突然车底传来“啪”的一声响,张扬惊得支起身子,对老陈说:“轮胎爆炸?” 老陈赶忙停车,俩人一齐下车查看。 “哎?轮胎好好的呢。”老陈奇怪了。 张扬也觉得蹊跷:“莫非是油箱?” “你傻呀?油箱爆炸你还能在这里站着说话?” “二手车就是麻烦。那你钻到车底看看。” 老陈仔仔细细把车检查了一番,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呀,真奇怪了。他直起身子,擦了一把冷汗,忽然指着路面上哈哈大笑起来:“张扬,你看,原来碾着了个空饮料盒呢。” 一场虚惊之后,老陈倒也放开了心,开的更顺手了。张扬看得心痒,对老陈说:“该我来开开了。” “别急,等爬过了这道坡,再让你来开。” 这道坡叫虎头岭,从村里到镇上算它是最陡的,最险要的,坡的一边是峭壁,一边是几丈深的山沟。 老陈的车子嗷嗷叫着爬到半坡,使不上劲了,“咔”的熄了火。 “你这个老陈头,咋不加油冲上去呀?” “冲不上呀。好在我警醒,刹车快点。要不然向后退去,掉进山沟,我俩得摔成柿饼。” 老陈打着火又冲了几次,车子就是开不上去。他无可奈何地对张扬说:“可能太重了,你下车。” “什么破车,两个人都会超重?”张扬喋喋不休,极不情愿的下了车。 老陈又再试了几次,车子只是冒着黑烟拼命吼着,就是不愿走。

今年夏天,阿P可倒霉,事事遇着黑,这不,他又无缘无故被老板给炒鱿鱼了。一连好几天,阿P都“宅”在家里,成天唉声叹气、怨天尤人,时不时还和老婆小兰冒口角。小兰看不过他那副窝囊废的德性,失业了又不去找工作。盛怒之下,小兰竟然跑回娘家了。阿P也因此感到后悔莫及,信誓旦旦,说要找份好工作,好让老婆小兰对他刮目相看。 一天,小兰的表弟小军拎着一大袋南国水果荔枝登门拜访。荔枝刚刚往桌子一放,阿P就来个“饿虎扑食”,三五下就把那袋东西给“消灭”了。打着饱呃,阿P回味无穷地说,吃得不过瘾。小军见阿P饿鬼投胎样,笑呵呵地说:“姐夫,听表姐说你下岗了,是不?”阿P脸红耳赤点了点头。小军见状,接着说:“其实,我这次来是想让姐夫你帮帮我忙 。近些日子,我在岭南荔乡第一镇——根子镇,那边收购荔枝,然后用我的大卡车运来这里倒卖。可我在那边的人手不够。不知表哥你愿不愿意助俺一臂之力,一本万利之后,我不会少你那一份的。并且,你在那边的活儿并不辛苦。你只需每天在我们收购档口前,拦截那些运荔枝路过的果农,看看荔枝的货色,给荔枝定个价,想方设法把那些靓货搞到手,就“阿尼陀佛”了。到了那里,你天天把荔枝当饭吃都没问题。”小军神采飞扬地说完后,便一脸惘然地看着阿P。阿P听得美滋滋的,心想:以前听老婆小兰说过,近几年来,小军到岭南一带贩卖水果发了福。不但在家乡建起了洋楼,还自己买了车,连说话都财大气粗。况且这是一份求之不得的美差事。哪有理由拒绝呢?于是,阿P拍拍胸口,郑重其事地说:“表弟,没问题啦!就算没油水可捞,只要你开口让我帮忙,我阿P都会尽心尽力帮你得。有点事儿干,总比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强,求之不得呀!”小军听阿P这么一说,也爽快了:“那好,明天一大早,我们就出发。到了那边,我带你去品尝一下贡园那里的荔枝,游览一下红荔阁,看看那棵中华红。”阿P一听,喜上眉梢,喋喋不休地和小军聊上了。当晚阿P竟然高兴的失眠了。 第二天,阿P坐着小军的大卡车,风尘仆仆赶到他们的收购站。放下行李后,小军便开着卡车载着阿P前往贡园所在地——柏桥。一路上,少见多怪的阿P望着车窗外的荔枝林张口结舌。这也难怪,阿P长得这么大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“壮丽”的荔枝林。到达柏桥后,阿P便急不可待的要求小军弄些荔枝来解解馋。小军也很阔气,一下子就买了好几大袋。阿P完全不顾自己平时光辉形象,狼吞虎咽起来。接下来,小军实现自己当初的诺言,带着阿P逛了好几个当地著名旅游景点。 当晚回到收购站时,阿P感到头脑发热,四肢无力,一副病怏怏的样子。小军见状,说阿P今天吃太多荔枝,得了“荔枝病”,要他多喝点盐水。阿P半疑半信照做。喝过几碗 后,阿P感觉好多了。小军也趁机向他简单地说了些明天收购荔枝要注意的事项。阿P似懂非懂的听着,时不时还拍拍胸口对小军说:“表弟,我办事,你放心!我保证做地让你十一分满意!小军听他这么一说,几次都笑而不语。 第二天一大清早,阿P就神气上岗了。他坐在收购站前的一张长板凳上,翘起二郎腿,悠哉游哉的哼着歌,双眼不断扫视着每位路过的行人,希望从中发现自己要的东西。这时,一位果农骑着摩托车载着一大车箩荔枝来到阿P跟前,问阿P要不要。阿P见有人主动送货上门, 便赶紧迎上前,眉开眼笑的说了一大推客套话后,便对着那箩荔枝左瞧右看,又随手挑起几个大荔枝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。“老板,这货你要不。如果要,就开个价吧!”果农急不可待的问着吃相狼狈的阿P。“要,当然要!”阿P边吃边说。阿P此时心想:从表面上瞧这车箩荔枝,个个都是硕果,色泽新鲜艳丽,并且尝起来味道甘甜鲜美。依行情,绝对值个好价钱。于是,阿P给了个很高的收购价。那位果农一听,脸上马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二话不说,挥手示意阿P帮忙抬这车箩荔枝到前面过秤。过完秤后,两人又抬着荔枝往仓库里走。当这箩荔枝“哗啦啦 ”的倒在地上时,阿P却傻眼了:刚才,自己自认为是上等货的荔枝,现在怎么来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,一下子变得如此毫不起眼?放眼过去尽是些失了色的“小不点”。“大哥,你这荔枝不值刚才那个价钱呀!”阿P连忙对着他说。“怎么不值?刚才不是谈好了价钱吗 ?你这人怎么变得比婴儿的脸还快,说反悔就反悔 呀?一点信用都没有”果农扯开喉咙,大声不满囔着。这时小军忙走过来,稍微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,小军仍按原价钱要了果农的荔枝,并示意果农到那边领钱。跟着,小军笑呵呵的对着阿p说:“表哥,你以后就要多加几分心眼了。现在的果农精明的很,他们往往把一些上等货当“排头兵”,摆在整车箩最显眼的地方,迷惑人。而里面尽是些“伤老病惨”的下等货。并且,那些热情主动送货上门,急切出手的果农,大多内有乾坤。如果稍有不留意,我们就会吃亏。还有,在人家地头“搵食”,不能不讲信用,随便得罪人,对我们很不利呀。”阿P心领神会听着小军讲完后,拍拍胸口,说保证不会有下次了。小军听了,却不以为然的走开了。

友情链接